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谷爱凌的父亲是谷歌No5员工 终于被我们找到了!

发布日期:2022-05-11 17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她一看就是从小精神物质啥都不缺,对世界兴致勃勃只觉得好玩的孩子,对失败完全没有恐惧。

  除了母亲谷燕在洛杉矶的华人聚会上,提到过爱凌的父亲是哈佛大学毕业的,外界对这位天才少女的爸爸一无所知。

  外媒也找不到线索,维基百科上写道:谷爱凌在单亲家庭长大,没有公开过父亲的名字。

  现在,这个小秘密揭开了,如果我没弄错的线号员工,房地产开发商雷·西德尼(Ray Sidney)。

  孩子闭着眼睛打哈欠,本来,大家看不出来是谁。不过,底下西德尼有点凡尔赛地问:“有谁知道这个超级明星是谁?”

  然后各路CEO、COO、CTO朋友排队打哈哈,只说孩子滑雪好厉害,照片好可爱,就是不说女孩的名字。

  26岁时,博士毕业的西德尼作为安全工程师,为一家计算机安全研发公司工作,这家名叫TIS的公司开发了第一个开源防火墙软件。

  ▲几年后,TIS被McAfee收购,之后McAfee又被英特尔收购, 成为英特尔安全部门的一部分

  1996年,TIS上市后的第二年,西德尼跳槽德邵集团,职位是软件工程师。

  德邵是总部位于纽约的跨国投资管理公司,以开发数学模型和计算机程序,捕捉金融市场异常波动而闻名。

  在德邵短暂工作不到一年,西德尼进入从事加密技术的计算机和网络安全公司RSA Security,职位是研究工程师。

  西德尼每份工作经历都很短,没有超过两年的,虽然搞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操作,但可以看出来,他是个呆不住爱折腾事儿的人。

  两年后,西德尼从RSA离职,回到德邵集团,不到1年又再次离职,原因是,他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谷歌的创始人——谢尔盖·布林。

  排在西德尼前边的,除了创始人布林和佩奇,就只有他俩的同学西尔弗斯坦,以及人力资源经理希瑟凯恩斯。

  西德尼来到谷歌后的第一间办公室,是一套公寓里大家共用的卧室,他的第一个任务是给大家买健身器材,之后才开始针对中情局负责数据安全。

  2003年谷爱凌出生,2004年谷歌上市时,正在休假的西德尼决定不休假了,就这样,35岁的西德尼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  但可以查到他变现过一部分,并给公益事业捐赠了大笔款项,包括捐了40万美元用于建造艺术中心,捐了100万美元帮赌场员工设立班车,捐了170万美元给一所高中建足球场,捐了25万美元给一所初中建跑道,捐了 100 万美元启动服务太浩湖的公交车。

  事实上,西德尼是太浩湖地区的主要捐赠人之一,他捐赠数百万美元建造一流的运动场馆,不仅仅因为女儿谷爱凌在这里训练滑雪,也因为西德尼自己也是冰雪运动爱好者,他一直在参加冰壶比赛。

  不过,西德尼是个有执照的飞行员,虽然平时低碳生活,但他会每周驾驶飞机探望女友。

  他的爱好包括铁人三项,高山滑雪、雪鞋、冰壶,获得了业余飞行员执照,并在伯克利读了个MBA玩。

  可能是不工作的日子还有点无聊。2005年,谷歌上市的第二年,西德尼成立了地产公司Big George Ventures,主要是在卡森城建造房屋。

  此外,西德尼还在2013年创建了一个如今已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科技公司Vislink。

  ▲Vislink为国家和机构提供安全视频通讯。奥运转播,有些电视台就用到了Vislink的设备

  妈妈是北大+斯坦福毕业,但不用上班,只是在滑雪场做兼职教练,家中吃穿用度的品质上佳,经常带着孩子满世界旅游。

  高中读的是被妈妈称为旧金山人大附中的另一所私立学校(San Francisco University High School),学费2万2千多美元一年,当然了,这跟她的训练费比起来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谷爱凌每天下午放学时间,谷燕带着三套衣服去接她。一套踢足球的、一套跳芭蕾的、一套弹钢琴的。

  花滑的陈巍出身中产家庭,但仍买不起冰鞋,付不起教练费用,需要基金会提供财务支援。

  另一位周知方,父母都是清华计算机系毕业,分别曾在谷歌和甲骨文工作。这样的硅谷家庭,仍然要为了省机票钱,开车往返于南北加州。

  她一看就是从小精神物质啥都不缺,对世界兴致勃勃只觉得好玩的孩子,对失败完全没有恐惧。

  ▲早年,谷燕在脸书上提到过作为单身妈妈的艰难,她是一个非常爱孩子的母亲,总是为爱凌感动着和骄傲着

  她能随心所欲发展爱好,为了得到名师指点滑雪,周末飞去科州、犹他州训练,在太浩湖还有自己的小木屋。

  除了上边提到的爱好,田径、篮球、骑马、射箭、攀岩、冲浪,也是样样拿得起来。

  谷爱凌刚拿到赞助时,谷燕说,家里不太在乎有没有品牌赞助,赞助的板子还没有自己的好用。接受赞助为的是让孩子有信心,知道自己很厉害,能得到别人关注。

  作为一名谷爱凌的早期粉丝,我猜到了她的父亲比较富裕,但没想到是谷歌的5号员工,这还真是出人意料。

  谷爱凌的父母亲还是有一些互动的,只不过因为没有公开西德尼的身份,所以大家不知道他是谷爱凌的父亲。

  谷燕在脸书上贴出过爱凌和父亲一起过犹太新年(Rosh Hashanah)的照片。

  西德尼发了个自己在航天飞机中体验失重的动态,谷燕留言:“爱凌也想玩这个。”西德尼的回复是:“不容易。”

  谷燕有时发些爱凌在去滑雪的途中读书、弹琴、写作业的照片,西德尼留言:“不容易。”

  因为他总是说“不容易”,因此当他美滋滋问大家知不知道自己女儿是谁的时候,谷燕也回了句“不容易”。

  遇言姐想说的是,或许谷爱凌的父亲在经济上付出了一些,但谷燕一个人把女儿带大还教得这么好,真心不容易!

  全球商业价值排名top2的女子运动员,两个网球美少女大阪直美和拉杜卡努,都是这家公司操作的。

  现在看来,谷爱凌很可能会超过大阪直美的商业价值,没准儿还能赛过她老爸的家底儿也说不定。

  她说过:“同时兼顾上学和训练,压力肯定有点大,但对我的未来好。我现在才15岁,我未来要活到90岁,还要活七十几年,不能一直靠滑雪生活。我一定要通过学习,有别的职业和追求。”简直是一个太酷的少女。